苦逼总裁和他的黑道小公主【番外】

对 @痴汉婶伊介 的花式催更

赶紧上本垒的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本番外主要是描写了无聊的婚后生活。

无聊到想弄死对方的地步

提到了压切宗以及长蜂

赶紧填坑啊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#花鸟风月性转注意,雷者慎入

虽然没有歌仙的戏份

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

青江失眠了。

旁边的男人睡的雷打不动。虽然没有鼾声但是呼吸的声音稍微有些大,让青江有些烦躁。

当初怎么就脑子一抽答应了真和他结婚了呢?

啊烦!

青江翻了个身,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石切丸,青江有些憋气。

如果他死了就好了。

如果他死了。

这么想着,指尖已经伸到了石切丸的脖子上。指甲陷入柔软的皮肤里,石切丸有点要清醒的意思。

青江突然骑在石切丸的身上,双手用力,身下的人开始剧烈挣扎。双手的力量增加,借着窗外的月光甚至能看到凸起的双眼。

渐渐的。

人不动了。

石切丸的被褥里发出难闻的臭味。

啊,窒息失禁了呢。

青江就这么骑着一具尸体发出狂笑,笑着笑着又哭了。


“……江……”

是谁在叫她?

“青江?”

是警察吗?

“青江!醒醒!醒醒!”

醒?

大手拂去她脸上的泪水,青江睁开双眼,一双紫色的眼眸里满是担心。“做噩梦了吗?青江?枕头都哭湿了。”

噩梦啊……还好是梦。

“唔papa你刚回来?”青江稍微清醒了一些发现石切丸身上还穿着西服,没有换睡衣。

石切丸亲吻着青江的额头,一脸疼惜,“梦到什么了?枕头都哭湿了。”

“没有什么。梦到了以前的事情。”青江吸了吸鼻子,“没有papa的体温我总是会做噩梦的……抱我……抱我!”

“好好好知道了青江……你先让我把衣服脱了行吗?”





“所以……你这次是梦到掐死石切丸吗?”宗三合上笔盖,敲击着笔记本。

“啊。再这样下去夫妻生活都不幸福了。我说的是看着他的脸老想弄死他。”青江抱着抱枕在榻榻米上打了个滚,嗅到了宗三身上掩盖尸臭味的香水以及烟草的混合气息,有点恶心。

“我想确认一件事,你还爱他吗?”宗三取下眼镜,抬手捏了捏鼻梁。

“当然爱!爱到想让他马上风~”青江嘴上又没有把门的了。

“正好你家石切要出差几天,你最好想想你怎么办吧。我可不想下一次在验尸台上看见三条石切丸。”宗三神情严肃。

“哦呀宗三三你也要悠着点哦~”青江看了宗三一眼,对方下意识得按上手腕上的淤青。

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我可不想去监狱你见你哦?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



“所以你来我这就是为了抱怨你们夫妻生活不和谐?”蜂须贺小心地剥开一个葡萄塞到女儿的嘴里,自家臭小子走路晃晃悠悠的还要担心不会摔到。

“真是的!那个赝品带坏我儿子!本来就走路就不怎么会走现在天天追着他跑!”儿子摇摇晃晃被青江抱进怀里才松了口气。

“说的好像你儿子的亲爹不是长曾弥一样。”怀里的小正太活脱脱就是个小号长曾弥,不过就是笑起来像蜂须贺。特别可爱。

“呐青江我说,你不会是怀孕了吧?”

“啥?”

“当初我还不知道怀孕的时候分分钟想把赝品赶出家门。”

“……我相信这是你的正常操作。”

“要不要试试?”蜂须贺摸出一个验孕棒。

“不会过期吗?你家俩孩子都会走了。”青江干巴巴的问。

“不会!刚买没俩月……”蜂须贺意识到自己说秃噜了嘴,还有青江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



青江窝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因为石切丸说他今晚回来,青江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等睡着了。

石切丸看见蹩着眉头睡着的青江蜷缩在沙发上十分心疼,就把她抱到床上。

把人平放在床上,石切丸忍不住吻了上去。青江睡梦里抱着石切丸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。石切丸的舌头稍微深了点一下就把青江舔清醒了。

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青江清醒之后推开了他直奔卫生间吐了个昏天黑地。

“青江?你怎么了?吃错什么东西了吗?”石切丸蹲下身子给青江顺气,得到了一个肘击。

“明天!陪我去医院!然后分房睡!”你个大猪蹄子!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1)
 
 
热度(31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没有爱就看不见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