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がなければ視えない
子博客活跃中
一个负责花痴
一个负责卖货
 

本丸的婶婶是个XX(五)

十四

自打那个石切丸被送走之后,本丸的石切丸一直想和审神者聊聊,但是发现找不到合适的时机。

比如日上三竿,做完净化仪式的他拉开审神者的屋门,看见天草穿着内衣像猫一样伸着懒腰,和鹤丸的皮肤有一拼的白色皮肤在阳光下微微泛着光……

“不好意思失礼了!”屋门刷的就被合上了。

再比如午睡时间,准备敲门的他隔着门听到重物锤击榻榻米的声音,还传来了天草的喘息和闷哼声……

好像还是不怎么合适_(:з」∠)_

在石切丸终于挑了个合适时间,发现屋子里的天草和青江坐在一起,一人一个烤红薯正吃的起劲。

从上次的那个事情结束之后,天草给青江放了一个长假。

——“怎么形容呢……太过乐观的青江总会引来一些不该引来的东西,比如上次的那个石切丸。”

天草看石切丸和青江都来了,拿毛巾擦了擦手和嘴,在门上贴了个隔音符,从柜子里端出点茶的器具,点好了三碗茶,少见的正坐在两人面前,面色凝重。

十五

那个本丸的发生了暗堕。

当ZF赶到的时候,暗堕的审神者已经失血过多,死了。

“作为刀剑的付丧神,你俩应该知道最不能做的是什么吧?”天草抬眼看了两振刀一眼,眼底的黑暗让两振刀一惊。

最不能做的就是弑主。

“那个审神者胸口插了一把胁差……那个本丸的笑面青江本体……”天草声音低不可闻,颤抖着双手端起茶碗喝了一口。

弑主的付丧神当然不能存在于世间。天草想起那个石切丸身上的斑斑血迹,闭上了双眼。到底是谁捅了进去,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了……

尽管阳光温和,茶还在冒着热气,屋子里的一个人和两振刀还是觉得冰冷刺骨。那个暗堕的审神者做了什么竟然让刀剑宁可消失也要杀死呢……

石切丸喝完了碗里的茶,感觉暖和了些,想扯开这个话题,便开口道,“上次天草唱的那首歌叫什么?很好听。”

青江听到这话像是看怪物的眼神一样,“你是被刺激傻了吧?天草什么时候唱过歌啊?”

诶?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8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没有爱就看不见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