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がなければ視えない
子博客活跃中
一个负责花痴
一个负责卖货
 

本丸的婶婶是个XX(四)

前排预警:可能有酸掉的鸡汤!请不适者立即退出!被恶心到了概不负责!


十一

像是被雷劈到了一样,自家石切丸面对自己被NTR的情况完全呆愣在原地。还是天草朝他腰上拍了一巴掌才把他惊醒过来:“你傻啊!还不赶紧抱回来?”“哦哦!”石切丸赶紧去接另外一个石切丸怀里的青江,其他刀剑的注意力都在队伍上,没有注意到天草的双眼眯了起来。

石切丸抱着青江直奔手入室,天草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,站起身走向这个新石切丸。

果然。

天草打量了一下,鼻子动了动,闭上双眼不忍直视。

好大的血腥气。

每次带回来的新刀剑都是平和的,身上甚至会带着一些野外青草的味道,花香,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酒香食物香以及少见的脂粉味。

而这位新来的石切丸,身上的血腥气浓厚,如果不是她的话,估计别人会把他当成人畜无害的神剑带回去的吧。

可怜的。

天草并没有把那种悲悯的表情表现在脸上,只是淡淡的嘱咐长谷部他们把他捆起来送到仓库里。

长谷部刚走没多远天草就打了个喷嚏。

艹真浪漫啊,樱花树下起誓什么的也太酸了!可惜这誓言还没实现就变成了秒收的flag了……

爱别离、怨长久、求不得、放不下

就算是付丧神也逃不过啊……天草抬头望着一轮明月,长叹一口气。

十二

天草打开仓库的拉门,看见那个别的本丸的石切丸待在仓库里,虽然狼狈但是还是掩盖不住他神剑的身份。

“你还想见他一面对吗?”

“我家青江只是中伤吧……是你伪装成重伤的对吧?”

“我不会收留你,也不会刀解你,更不会封印你,我只会把你送离我的本丸,让你再也看不到他。”

被绑着的石切丸挣扎了一下,眼睛里突然蓄满了泪水。

他不要离开!他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爱笑的青江,那个在樱花树下立誓的青江!

“虽然他是青江,但也不是你的那个青江。我家的青江在我的调教下身心超级坚强,不会为了你,而选择……”看着对面绿色的狩衣上面的斑斑血迹,天草想到了最不可能的可能性。

十三

石切丸看了一眼青江手入的时间,准备把房间里青江的换洗衣服拿过去。就算他的侦查力低的可怜,他听到了回荡在本丸上空悠悠的女人歌声。

吹く風が頬を撫でていく
懐かしい思いが滲む
遙かなる空は
胸を裂くように

忘れかけた記憶を醒ます
溢れるは涙
白い桜の花の季節は
遠く夢の中にだけ

舞い散る花びらの嗫いた

忘れられない言葉

寻着歌声找过去,发现天草坐在草地上,仰望天空,表情哀伤地在唱着同一首歌。

散花若有语,便是勿忘言。

“不用躲着了。如果连你的脚步声都听不到还怎么当你们的审神者?”天草头

也不回,招呼石切丸过来。

“没想到天草你会唱歌。”石切丸错开视线用手指挠了挠脸,视线看回天草的时候看到的一脸无奈:“就你的睡眠质量能听到夜里我唱歌那才叫见鬼了……啊你房间里正好有一个。”

石切丸脸有点红,每天晚上青江的声音让他陶醉哪有精力去分辨审神者的声音。

“你脸红什么啊?我是说你晚上睡的跟死猪一样……想歪了?”天草拿手指戳了戳石切丸的肩膀,接着唱了起来

眠れない夜を一人きり
歩き出す ぬるい風の中
いたずらにはしゃいでいたまま
気がつけば思い出に変わる
月も雲隠れ
蒸し暑い日々の
消したい記憶も儚くは
止まらない涙
刻まれる時間は残酷に
ヒトを縛りつけ遊ぶ
青々と茂る桜の葉は
何も語りはしない

白い桜の花の季節は
遠く夢の中にだけ
舞い散る花びらの嗫いた
忘れられない言葉


白樱花开季,仅存遥梦里。散花若有语,便是勿忘言

仓库里的那个被捆住的石切丸听到这句,终于没有忍住,泣不成声。













早就想拿夢と葉桜写石青了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4)
 
 
热度(16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没有爱就看不见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