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がなければ視えない
子博客活跃中
一个负责花痴
一个负责卖货
 

神与玛格丽塔 下

 神与玛格丽塔  上

神与玛格丽塔  中


求评论啊_(:з」∠)_ 查查资料准备开番外

“石切丸,要不要搞点事?”青江窝在床上抱着笔记本,靠着石切丸换了舒服的姿势。电脑上是MagNet的歌词。

“巨大的flag啊!你要干嘛?”石切丸一脸疑惑。

“那什么……咱们不是要毕业了么……我祖母的意思是让我去意大利呆两年……”青江声音越来越小,有点底气不足。

“你祖母?”“嗯,我祖母是意大利人,我有八分之一混血。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患上虹膜异色的?”听到这话石切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:“你祖母是不是叫贝阿朵莉切?”得到了青江一个肘击。

“第一次听你的翻唱就是意大利语呢,完全没想到你竟然是混血啊。”石切丸装作吐血的样子,被青江无视了。

“我爸妈知道我喜欢的是男人,你家人知道吗?”青江问石切丸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
“知名唱见CP为何选择离婚曲?是搭档之间出现嫌隙?还是一个必分flag?”

青江抱着笔记本,手肘捅了捅身后的石切丸,“你看看你粉丝都给你预热好了,不唱不行啊?”


学校。

青江的手机响了,不认识的号码。

声音也是陌生的女人,“请问你是青江同学吗?我是石切丸的母亲。有空的话我们下午聊聊吧。地址我一会发到你的手机上。” 



青江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去了约定地点。

和室里一个气质高洁的女人在等他。

女人是石切丸的母亲。


“我妈对你说了什么?”石切丸捏着青江的肩膀,有点用力过猛,青江疼的直咧嘴,石切丸见状松开了他。

“没什么,对你的未来进行了一次友好的交流。”友好就见鬼了。


——“我想知道你怎么规划你的未来。”

——“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计划。”


“晚上……还录吗?”石切丸试探性的问道。

“录!为什么不录!不就是离婚曲嘛!”青江赌气的声音已经有了哭音。


——“我希望我最喜欢的儿子在毕业之后继承家里最重要的神社。所以我希望在我儿子身边的是一个可以帮助他的人。”


 纤弱的焰,点亮心灯。

 热情的火,悄然蔓延。

 我化作蝶,不规则的盘旋。

 在你的掌心,撒播鳞粉。

 石切丸录到掌心的时候,紧紧的抓住了青江的手。

 青江楞了一下,抽纸巾擦干净眼角的泪水,控制住自己用尽量平稳的声线唱出歌词:

 松开相互交缠的手指,从嘴唇来到舌尖。

 越是禁忌,越是燃烧的火热无忌。


——“我不在乎在我儿子身边的人是男是女,但是一定要优秀。我想你能懂我的意思。”


 变得「好奇怪」 是因为无法克制的喜欢上你。

 能走到哪一步我陪你走就好。


——“现在你们都是学生,你们有考虑过未来吗?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吗?能保证你们的感情在世俗面前能保证初心吗?”


  从碰触开始,就知道回不去了,那样就好…

  比谁重要的你。


——“保证不了的话,就请你放开我的儿子,行吗?”


 对於即将天亮感到不安,而哭泣的我。

 轻声说著「没关系的」的你,也哭泣了吗?

 唱到这句的青江泪如雨下,尽力控制自己的吸鼻子的声音不会被录音软件采集到。


 即使有朝一日分离了也会再度相会,相互碰触,回不去了也无妨。

 那样就好。

 比任何人都还要重要的你。


青江投了最后一个稿子就离开了。

不仅仅是网络上,还有石切丸的视线里。

石切丸一直不敢点开那个最后的稿子,因为直觉那是一个悲剧。

直到青江离开三个月的时候,石切丸终于打开了那首被青江的粉丝称为催泪弹的最后投稿。


抬头仰望那片无限延伸下去的蓝天 


明明是什么也映照不出来的,极为空虚的色彩 


但是看上去那么的耀眼的原因 


一定是因为你在我身边微笑 




一直以来都是孤单一人 


把那些小小的,却非常重要的愿望 


交托给风去传达 




追逐着那高远的,洁白无暇的云朵 


直追到那悲伤的痛苦去不了的地方 


然后总有一天会跨越这个无比漫长、无比漫长的瞬间 


找到那个无人知晓的,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 



把雪白柔软羽翼伸展开来 


只要你相信,就能飞去任何地方 




没有什么可怕的哦 


你那些小小的,但却非常重要的愿望 


我一定会为你实现 




一直拥抱着的那由孤独、脆弱温柔地交织而成的,仿佛即将离去的身体上 


那只如冰般寒冷的右手 


把我们的白色小鸟轻轻放飞 



不希望松开那紧握的双手 


此刻是如此强烈地从心底里不断祈求 


然后 总有一天会跨越这个无比漫长、无比漫长的瞬间 


回到那个无人知晓的,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  【注①】 




石切丸忍不住,哭了。

泣不成声。


“你在想什么?”石切丸揉了揉青江头顶,擦掉他眼角的泪水。

“我在想,你的愿望是什么。”拍掉乱摸的爪子,一脸正经的表情让石切丸忍不住想亲上去。

“我的愿望?世界和平。”“你是在逗我笑吗?”青江面瘫。

“……大学毕业之后去进修,去当宫司……”

“这可比刚才的愿望渺小多了哦未来的神官大人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?我的愿望就是可以开开心心的活着。不是有句歌词是这么说的嘛‘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遇见你也说不定’的。”【注②】

“……那句歌词是‘现在生存下来我们说不定会相遇’,你平时都怎么记歌词的?”【注③】

“歌词能不能记住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记住你。”

“……青江你不想的话要能不能不要乱撩?”石切丸的眼神暗了暗。

“哇我好害怕啊石切丸你好凶啊!”青江面部表情十分夸张,然后又恢复平常的样子,“满意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这个混蛋放开唔……”



八年后。

已经当上宫司的石切丸在整理神社。

一个金发的外国女生用略微生疏的日语问石切丸,“打扰一下,请问您可以解签吗?”

“解签请找负责签纸的巫女,她们是专门解签的。”石切丸温和的回答了女生。

女生看起来像是地中海那边的。每到各种祭典总能看见各国的外国人来神社,他总是要解答各种奇怪的问题。

“请问宫司大人,您结婚了吗?您有女朋友吗?”女生眼睛亮亮的,让石切丸有种熟悉的错觉。

“没有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谢谢!”女生十分高兴的样子,小跑着跑向了一个人身边,用日语十分兴奋地说,“青江!青江!!宫司大人说他没有女朋友!啊~真的好可爱啊。真让人一见钟情~”

青江?

听到这话的石切丸差点捏断御币束的木棍,看向了女生的方向。

长发,墨镜,被女孩抓着胳膊一脸宠溺。“莉丝,小声些。”男人示意她小点声。“但是……宫司大人真的很棒啊!”

这个声音绝对错不了!是青江!

但是看到青江无名指上的指环,石切丸眼中的火焰熄灭了。

“哟~我回来了。”青江拿下自己的墨镜,看着石切丸脸上微妙的表情嘴角轻轻上扬。

“欢迎回来。来找我干嘛?”石切丸丝毫没有意识到话里的醋味。莉丝捂嘴笑出声。

“办婚礼啊,一直想在神社举行婚礼。”青江还是八年前的样子,说话的时候眉毛轻轻上挑。

“是……吗?新娘呢?”

“没有新娘,我来接我的新郎了。”

“诶?”

“那个莉丝……”

“我之前跟你说的,我祖母是意大利人。你还记得不?”

“记得。”

“莉丝的外祖母和我祖母是姐妹。从辈分上算她是我妹妹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如果说结婚了或者有女友的话,我立刻带着她回意大利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啊还好你这个木头疙瘩没有被别人捡走啊……哎你这个混蛋这么多年没见面怎么一上来就咬我啊!!”




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以下是注释 用了不想看的话可以关上了

请留个评论谢谢~




注①:2002年BL游戏神无之鸟OP  片雾烈火的ふたりの场所

游戏中对音乐的说明:力求用灵动的旋律,营造穿越天空般的速度和宏伟的世界观。
作为这个交错着纷杂命运与思念的故事之序曲,望您尽情欣赏。

分为游戏版  和 片雾烈火十周年版

游戏版更加空灵 十周年更加煽情 各有千秋吧

游戏十分坑爹 入坑请谨慎 当年被结局坑出一口陈年老血 通关再看OP歌词哭成狗

注②、注③:原句为:今を生き抜く為に 私たちは 出会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

②和③是两种翻译

出自高山みなみ的战姬绝唱角色歌  君ト云ウ 音奏デ 尽キルマデ

作为two mix的主唱唱功杠杠的 作为不可持续的女主一话挂

还有同一首歌的悠木碧版本 至于谁唱的好听嘛……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(1)
 
 
热度(28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没有爱就看不见|Powered by LOFTER